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书画摄影 > 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
0
2020-04-23 09:42:20 来源: 

 文徴明是继“吴门画派”开创者沈周之后,吴派将近半个世纪的掌门人,以缜密工致、文静清雅的细笔画著称,他门人、弟子众多,真正成就了这个画派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(1470~1559年),初名壁,字徵明,后改字徵仲,号衡山居士;其斋号有停云馆、悟言室、玉兰堂等,故又号停云

让父母崩溃的迟钝儿童

文徵明两岁时,他的父亲文林金榜题名,考上了进士,这可是明代文官考试的最高级。登进士第,让文林在1473年成为温州永嘉知县。不幸的是,文徵明的母亲在丈夫赴任三年后就去世了。为了悼念亡妻,文林请当时著名的文人李东阳为妻子作墓志铭。李东阳16岁便中进士,后任皇帝亲信大臣,能请到这位声名赫赫的文人,也说明了文家当时的名望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《浒溪草堂图》

东园位于南京钟山东凤凰台下,原是明代开国重臣徐达的赐园,名为“太府园”,后来其五世孙徐泰时加以修葺扩建,更名“东园”;画作描绘的是文人在东园雅集时的情景

虽然出生于名门,但文徴明并没有从小就表现得天资聪慧。事实上,他小时候很迟钝,发育很滞后,让父母都很崩溃。据说他2岁还不会说话,不会走路,五六岁还有点站不稳,到了八九岁还口齿不清。幸运的是,十三岁岁时,老天爷才为他打开醒世天窗。文徴明跟着父亲到山东博平县,这个时期,他终于渐渐开悟,并以勤补拙,每日背诵书文百千言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《浒溪草堂图》局部

半生求功名而不得

16岁,文徴明回到了家乡苏州。他先后认识了唐伯虎和比他大10岁的祝枝山,还跟随比他大11岁的都穆学诗。文徴明与唐伯虎结交后,常常相互切磋画法,此后正式开始习画。文徴明跟唐伯虎同年出生,但是落魄文人唐伯虎只活了54岁,而他活了90岁,比唐伯虎的艺术生命整整多出36年,相当于活了唐伯虎的两辈子。仅仅这一点,文徴明就获得了格外令人骄傲的发展机遇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《古木寒泉》,1549,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22岁时,他又跟父亲的好友、南京太仆寺少卿李应帧学习书法。26岁遵循父命,从游于吴宽,学习古文;同时也跟随父亲的好友沈周研习绘画,得沈周真传,为“吴门四家”埋下茁壮的种子。有这样一位尽全力培养儿子的好父亲,有这样几位用心提携后辈的好导师,“官二代”文徴明在青年时已眼界大开、才华横溢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《行书陋室铭》,故宫博物院藏

但与沈周不同,文徴明自祖父文洪以来“始以文显”,父亲文林又是进士出身,文徴明自然也十分希望能在仕途上大有作为,光宗耀祖。于是他“交游数人,并以义气相得,以志业相高,以功名相激昂”。然而,文徴明从26岁到53岁,先后9次赴南京应天府乡试(从秀才考举人),都落榜了,真是考白了少年头。是他诗文不够好?当然不,而是他的八股文不够好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《三友图卷》(局部),1542,故宫博物院藏

文徴明始终牵挂着自己的政治抱负,书画虽然只能算业余雅好,但他自己认为“画是生平业障” ,可见他多么享受绘画,欲罢不能。

苦不堪言的职场生活

54岁时,文徴明的才华终于受到工部尚书李充嗣的赞赏,受其推荐以贡生(成绩拔尖的秀才)进京,经过吏部考核,成为翰林院待诏。这个职位很低,从九品官,俸禄也低。即使如此,文徴明依然怀着一腔热血,希望有所作为。然而,翰林院的大多数人都是进士出身,看不上这个文秀才。这让在家乡过得自在滋润的文徵明,感到巨大落差。再说,他当时的书画已负盛名,求其书画的人很多,由此也受到翰林院同僚的嫉妒和排挤。有人甚至公开说,翰林院又不是画院,怎么会容留画匠在这儿?文徴明无比郁闷,第二年就想请辞回家,未果。他接着目睹了官场更多的黑暗腐败,三次乞归,终于57岁辞归出京,放舟南下,回苏州定居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《万壑争流图》,南京博物院藏

此时的他,经历了仕途的坎坷,能无恙归来,心中庆幸不已。此时的他,也再不用去应试那枷锁似的八股文,也不用如履薄冰似的体验官场的风险,总算可以安安心心地做一个自由的文人雅士。于是他在住宅东边又建了一小室,取名为“玉磬山房”,用以吟诗、写字、绘画,又“树两桐于庭,日徘徊啸咏其中” ,过着那种“人望之若神仙”的生活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《墨竹图》,吉林省博物院藏

这才回到文徴明的本心。他终于可以摒除杂念,淋漓尽致地挥毫;而且,回到家乡,每日在自家园林中静心修为,精进丹青,这也让文徴明的晚年作品臻至炉火纯青,他的声誉也愈发卓著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《江南春词意图卷》,上海博物馆藏

不过,那三年痛苦的翰林院待诏生活,也不是白折腾了一回。它一方面让文徴明彻底灭掉了半辈子求仕途的心,终能安下来全心创作;另一方面,他去京城当了官,这当然是引以为傲的资本,让他回乡后声名更大,书画也更加炙手可热。他儿子文嘉在《先君行略》中写道,父亲辞官返乡后,四面八方求请书画的人纷至沓来,父亲都随之答应,从来没感到厌倦……就这样过了三十多年。

渐入佳境的老年生活

靠着一肚子锦绣文章与满手的秀雅丹青,文徴明晚年获得了人们由衷的敬重与滚滚的财富。他的确是越老越渐入佳境,心态平和,画笔无碍。从色调讲,他善小青绿,也能驾驭大青绿,只有黑白的纯粹水墨也极为生动;从笔法说,精密的“细文”和洒脱的“粗文”山水都是那么幽雅闲静;从题材论,晚年的他还时常“以风意画兰,以雨意画竹”,所作墨兰潇洒飘逸,世人名之曰“文兰”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文徵明《兰竹图卷》(局部),故宫博物院藏

在艺术创作上,他是个特例,只见书画变“老”(成熟老辣),却不见人老笔衰。文徴明的目力和控笔能力极佳,80多岁时还能十分流利地书写蝇头小楷和行书,竟日不倦。或许是晚年生活十分饱满而惬意,德高望重的文徴明一直活到90岁的罕见天龄,比他的老师沈周还高寿。他登仙之前,仍孜孜不倦,为人书墓志铭,未待写完,便置笔端坐而逝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《琴赋》,文征明74岁时所作

如今,看惯了光鲜的当代人,再回头欣赏色泽浅淡的泛黄古画,不免觉得疏远。的确,古画不再崭新,但正是这份久远的沉淀中蕴含了无数的慧笔妙墨。只要静心凝望,或许能穿越今日之浮躁,进入到六百年前如文徵明般天人合一的大美之境。

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吴门掌门:“四绝全才”文徵明

《琴赋》,文征明88岁时所作

责编:晓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