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旅游 > 

半世纪!这里从"千里黄沙蔽日"到"百万亩林海涌绿"

0
2020-05-12 09:31:05 来源:河北新闻网 

长城内外,燕山太行,风景如画

家乡的美景近在身边

疫情过后

让久“宅”的我们走出家门

放飞心情、拥抱自然

“爱家乡,游河北,发现身边的美”

大家好

这里是“名牌导游带您游河北”系列节目

一起探寻河北美景,讲述河北故事

塞罕坝位于河北省承德北部,

在蒙语中,意为“美丽的高岭”。

在短短百余年内,

这里经历了从森林到荒漠,

再从荒漠到森林的转变。

今天由导游冯雨带大家走进塞罕坝,

了解塞罕坝那段峥嵘岁月。

名牌导游 冯雨


(点击收听音频《塞罕坝的故事》)

风沙肆虐致使绿林难立

历史上的塞罕坝是一处水草丰沛、森林茂密、禽兽繁集的地方,在辽、金时期称作“千里松林”。

塞罕坝林海。刘满仓摄

清朝末年在塞罕坝开围放垦,大量的树木被砍伐,森林开始不断缩小,外来侵略者的入侵,使得塞罕坝再次遭受劫难,成为了掠夺林业资源的地点。

又因地处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边缘,树木被砍伐殆尽后,塞罕坝一带便荒漠化了,一度出现“飞鸟无栖树,黄沙遮日天”的荒凉景象。

到解放初期,塞罕坝已经退化为了高原荒丘,黄沙弥漫,风沙肆虐,风沙随之扑向了南面的承德和北京。

塞罕坝荒漠

此刻,塞罕坝荒漠化的问题亟待解决。

1961年,时任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局副局长的刘琨,率队走向塞罕坝,在红松洼一带,发现了一棵粗壮挺拔的落叶松。

这颗已经150岁高龄的松树,证明塞罕坝上可以长出参天大树。他说:“今天有一棵松,明天就会有亿万棵松。”

上坝造林谱写无悔青春

1962年,来自全国各地的369名青年,响应国家号召,一路北上,奔赴塞罕坝修建林场。

零下40度、7个月的积雪期、“一年一场风,年始到年终”……塞罕坝的寒冷、荒凉、闭塞,艰苦的自然条件给这些热血青年泼了一盆冷水。

塞罕坝老照片

三百多名青年的住宿和饮食也成了大问题,住在地窨子里,以木板蒿草做顶,身下铺着毡子,头上带着皮帽子,把自己裹成粽子。就算这样,早上起来,眉眼上、被子上也要结一层冰霜。吃的是土豆、咸菜,喝的是雪水、雨水、沟塘子水。

当年正读高二的陈彦娴,响应国家号召上坝建设塞罕坝机械林场。她清楚地记得来到林场的第一顿饭是黑面饼和炒蘑菇,其他工人吃得津津有味,她却难以咽下。在接下来的几天,她才知道这是招待她上坝的礼遇,是吃的最好的一顿。

有时为了加快工程进度,林场的员工就在工地,一口土豆一口咸菜吃起来,嚼起来咯吱、咯吱的。嘴里“咯吱”的声音并不是咸菜的清脆,而是风沙吹进了嘴里,混着食物嚼出来的声音。

塞罕坝林海。贾恒摄

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,通过塞罕坝两代人近50年的艰苦奋斗,成功营造了112万亩人工林,创造了一个变荒原为林海、让沙漠成绿洲的绿色奇迹。

蓄木成海阐释塞罕坝精神

如今的塞罕坝,森林覆盖率由建场初期的11.4%提高到80%,是全国面积最大的集中连片的人工林。

塞罕坝林场。霍艳恩摄

可是谁曾想,1962年树苗成活率不足5%,第二年春天,成活率不足8%,眼看着辛劳付诸东流。树苗枯萎带来的失望,又给热血青年们当头泼了一瓢冷水。

曾有人这样写道:

“天低云淡,坝上塞罕,一夜风雪满山川;

两年栽树全枯死,壮志难酬,不如下坝换新天。”

时任塞罕坝第一任林场书记的王尚海,在这时挺身而出,他说:“山上有野生的松树,我不信机械造林造不活!”

王尚海的团队开始研究树苗成活率低的问题,他发现,外地树苗适应不了塞罕坝恶劣的天气,于是决定自己育苗再种植,并选用农家肥,把林场里的公厕都掏干净了去育苗,就这样塞罕坝有了第一批自己培育的树苗。

1964年,王尚海发现总场东北部的一处“宝地”,三面环山一面临水,形如马蹄踏痕,当地人管叫这里“马蹄坑”,适宜机械作业。王尚海把细心呵护出的树苗,栽进了“马蹄坑”。

这一年,“马蹄坑”造林688亩,成活率达到了95%以上。

林场工人作业。刘满仓摄

时过境迁,塞罕坝里的一棵棵松树已然长大,郁郁葱葱、满眼绿色,为塞罕坝、为京城挡风护沙,也成为备受游客青睐的旅游胜地。

从荒丘沙地到百万亩森林,塞罕坝几代人在这里献完青春,献终身,献完终身献子孙,最终献出了塞罕坝机械林场的百万亩森林,将寸草不生的塞罕坝改造成现在的著名旅游景点,深刻诠释了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。

塞罕坝景区。贾恒摄

虽然历史已去,但是“艰苦创业,科学求实,无私奉献,开拓创新,爱岗敬业”的塞罕坝精神被永久传唱继承。

责编:晓色